记住她们最美好的样子:亚特兰大血案中8位遇难者的生平回顾

在这些天里,人们似乎终于发现了美国社会长久以来,被根植的仇恨情绪土壤有多不堪。当阴暗面被暴露在阳光之下时,亚裔群体团结在一起游行,抗议这场“蓄谋已久”的种族仇恨犯罪。

据美国媒体报道,此次亚特兰大发生的血案,堪称是2019年以来美国最致命的大规模枪击案。

它原本是“可预见的”,也或许是“可避免的”,但是现在惨剧已经酿成,逝者已逝,生者能做的也只剩下悼念,为了不忘却的悼念,也为了今后能够避免再次出现对亚裔群体的残忍罪行。

截止今天,这起枪击案中的受害者家庭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捐款,善良的人们纷纷伸出援手,这些捐款将用于无法支付葬礼全部费用的家庭,主要是一些在海外亲戚的旅费。

惨案发生之后,警方也披露了8位亡者的身份,其中有7位都是女性,4位有韩国血统。在遭遇此次横祸之前,她们各自有着怎样的彩色人生?

“她就像是一个大孩子”,她23岁的大儿子Randy Park,在案发后,是这样向媒体描述自己母亲的。

像所有坚强的单亲妈妈一样,高贤贞几乎把她全部的生命都奉献给了自己的两个儿子。在生前,她喜欢迪斯科和俱乐部音乐,经常一边做家务,一边昂首阔步地跳着“太空步”。喜欢在车里陪着儿子们听歌,即使几乎每天都要辛苦工作来抚养他们,这位51岁的女性依然乐于享受生活。

单独拉扯两个长大并不容易,但是心态非常年轻的高贤贞总是能和儿子们保持着亲密的关系。Randy Park说,自己学会太空步,就是小时候照着妈妈用吸尘器的样子模仿而来的。热衷跳舞和聚会的高贤贞就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,总劝着儿子们出门约会。

而在另一方面,儿子们和她的关系也十分亲密,在他们的眼里,高贤贞不仅仅是一位妈妈,更是一个好朋友。不论什么少年心事,都可以和妈妈倾诉,哪怕内容和女性有关,母子之间也不忌惮。往往在结束一天辛苦工作后,高贤贞会带着儿子们去Satellite Boulevard上一家名叫Haru Ichiban的店里吃寿司。

案发当晚,儿子们还在家里忘情地打着英雄联盟,等待着母亲回家。然而却突然接到了另一名幸存者的女儿打来的电话,此时高贤贞已经倒在了血泊里。电视开始播报这起枪击案件,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,让Randy Park无法相信母亲已经离开。

但惨剧已经酿成,他和弟弟根本没有太多时间悲伤。妈妈剩下的亲戚都在韩国,无法前来。“我需要弄清楚接下来几个月,可能是一年,我和弟弟的生活状况……任何捐赠都将用于我和弟弟的基本生活必需品,如食物、账单和其他开支。”

74岁的朴正顺同样来自韩国,她曾经从事过很多种职业。用朋友的话来说,她在美国为自己奋斗了很久。

早前她做过珠宝销售生意,和第一任丈夫也有过一个孩子。但这并不影响她对美丽的追求,保养得当的她看起来总是年轻靓丽,和比自己小一半的老公Lee的感情也很甜蜜。

老妻少夫的结合对俩人没有任何影响,善良的朴正顺在刚一开始,总是像个妈妈一样照顾Lee。2017当时他刚来美国,对一切还很陌生。在女方的帮助下,Lee拿到了驾照,开始在Lyft工作,还和两个朋友找到了粉刷房子的工作。

两人住在亚特兰大郊区德卢斯的一间小公寓里,平日里,担心丈夫辛苦工作可能会吃不好。朴正顺还经常坚持做午餐和晚餐,保证他的营养。不仅是这段感情中的经济支持,同时她也是愿意照顾温暖另一半的女人。

朴正顺向老公求婚的那晚,是一个寒冷的冬天。但是仅凭Lee作为司机的微薄收入,并不足以支撑两人的生活,这也是为什么今年已经74岁的她仍在继续工作。事实上,作为一名上了年纪的女性,她的选择非常有限。毕竟,更多地方还是希望雇佣年轻女性。

受疫情影响,朴正顺在原本工作的黄金公司关闭之后,还一度需要申请失业救济金过活。

在案发的那天晚上,像往常一样朴正顺本该在厨房里忙活,所以丈夫给她打的电话也没有接到。但不幸很快发生,朴正顺倒在了血泊里,匆匆赶来的丈夫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,还试图做心肺复苏,让妻子苏醒。

心肺复苏不行,Lee还换上了人工呼吸,但此时他发现妻子的舌头已经非常肿了,也完全停止了呼吸。眼前的一切让Lee惊慌失措,他开始求助警察,大喊着救援,直到陪伴妻子被护送到车上去。

生前的朴正顺并不是个喜形于色的女人,但就在去世不久前的一个下午,她突然特别开心。那天,Lee突然给她打了个电话,说:“没啥事儿,就是想和你说想你了。”电话挂掉之后,朴正顺兴奋地告诉所有同事:

为了养家糊口,69岁的金善车从韩国首尔移民到美国。她会同时打两到三份工,尽管她连熟练的英语都不太会说。但有着两个孩子的她,对生活从来没有过抱怨。不仅如此,她还被三个孙辈,看作是坚强的“奶奶”,强大的后盾。

15年前,对英文一窍不通的金善车来到了亚特兰大,在此之前她还在纽约居住过,现在仍有很多亲戚在那里,家人们的关系都很亲密。在枪击案发生时她就住在Gold Spa,为那里的员工提供食物和洗衣服务。

在每周和孙辈的电话里,她总是很耐心地教导:“学会坚强,你们快乐了,我就快乐了。”

所以在后续的筹集公告中,金善车的孙女高度评价奶奶:“她是我所知道的最纯洁、最无私的女人,她有着我作为一个女人想要成为的一切模样。在她的心中没有一丝仇恨,亦或是痛苦。和我亲近的人,都知道我的祖母是我的支柱。她是一位非常健康的老年妇女,却被这样令人发指的罪行夺走,我的心都碎了。我再也见不到她了,只留下了关于她曾经美好生活过的快乐回忆。”

如果这次亚特兰大枪击案没有发生,在那个周末,人们本该看到的是63岁的勇爱月穿梭在超市,为家人购买传统韩国食物回家烹饪。但世事不如人愿,这个周末,勇爱月的亲戚们聚集在亚特兰大的水疗中心,一起悼念她的离世。

她是乔治亚州的一名注册按摩师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jiudiancanju.com/,亚特兰大在桃树角郊区拥有一处房产,日常就工作在水疗店。从韩国移民到美国之后,勇爱月与一位叫麦克·彼得森的美国人有过一段婚姻,麦克·彼得森曾经在佐治亚州的本宁堡军队服役,勇爱月则在婚内生下了两人的孩子。

在接受《亚特兰大宪法报》采访时,她的儿子们形容他们的母亲是一位勤奋的工作人员。他们表示,她在去年因冠状病毒大流行被解雇后,对重返工作岗位感到兴奋。

38岁的罗伯特·彼得森还说,他的妈妈是那种很有爱心的人,她会用自己剩下的钱给别人送鲜花、食物或礼物。工作之余,她最喜欢的就是唱卡拉ok、看电影、阅读和欣赏各种肥皂剧。她总是很善良,愿意帮助她遇到的每一个人。

除此之外,她还喜欢把自己做好的韩国菜送给每一位家人和朋友。每个星期,她都会和孩子一起去超市,准备传统的韩国晚餐,共度温馨的家庭时光。

案发之后,痛失慈母的罗伯特·彼得森说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,她不应该为凶手买单,“失去我们深爱的母亲让我们悲痛欲绝,言语无法表达我们的悲痛。”

在这场惨案中丧命的7位亚裔女性中,还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女性谭晓洁,她不仅是一名有执照的按摩师,也是 Young’s Asian Massage的老板。此外,她还有一些其他业务,包括另一家水疗中心和一家美黑沙龙。

自2010年以来,谭晓洁就一直住在亚特兰大地区,她以敏锐的商业头脑和对客户的体贴而闻名。生意兴隆,生活顺遂,原本可以让她开心迎来自己50岁的生日。但是一声枪响,让她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49岁。

来美国之前,谭晓洁生长在中国南宁,她还有一个姐姐。21世纪初,谭晓洁机缘巧合下遇到了美国商人迈克尔·韦伯,最终搬到了佛罗里达州并嫁给了他。虽然他们俩现在已经不在一起了,但迈克尔说他们仍然很亲密。

前夫到现在还记得,谭晓洁告诉他说:“即使我们离婚了,她也会说我们还是一家人,她就是这样的人。亚特兰大”

为了能让自己和家人,包括女儿Jami Webb过上更好的生活,谭晓洁像其他许多中国移民一样,付出了异常艰辛的努力。用女儿的话来说,就是:“她为我和这个家付出了一切,她把所有的担子都扛下了。妈妈每天工作12个小时,为的就是我们家庭能过上更好的生活。”

但突然的意外,让谭晓洁再也无法实现这个愿望,她甚至还没来得及享受到50岁的生日蛋糕,就已经和还在中国的老母亲阴阳两隔了。但在谭晓洁朋友的眼里,她永远是那个“最甜美、最善良、最乐于奉献的人,即使是面对素未相识的人们。”

正巧在那个周二,德莱娜·阿什利·袁·冈萨雷斯(Delaina Ashley Yaun Gonzalez)和她结婚不到一年的丈夫,想要远离孩子们,享受下难得的二人世界。

为了纪念这一特殊时刻,这对新婚夫妇选择去了亚洲按摩店。结婚不到一年,他们的女儿已经有8个月大,加上德莱娜还有个14岁的儿子,繁琐的日常生活已经让她有些累的喘不过气了。

在那个白天,德莱娜刚刚结束了自己在华夫饼店的工作,累完一整天的她十分期待和老公度过轻松夜晚。在这之前,他们俩还从来没有去过按摩店。而在枪手开枪屠杀时,夫妻俩还分别躺在不同的房间里。德莱娜不幸中弹,老公冈萨雷斯得以侥幸逃脱。

枪响之时,无奈的老公只能无助听着妻子被害,却无能为力,即使得以存活,如今他面对她也万分难过。而令冈萨雷斯更加绝望的是,案发后作为仅有的几个幸存者,逃出来的他竟然还被警察当做嫌疑凶手扣押。警方甚至还给他戴上了手铐,致使他手腕擦伤,而后被安置在一辆警车的后座上。

冈萨雷斯说,自己不能肯定他受到的虐待是否是因为他的种族。但他说,执法部门似乎不相信他与白人女子结婚。监控显示,警方对他的扣押,最终也导致了夫妻两人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。最终确认凶手另有其人,冈萨雷斯才得以释放。

德莱娜的妈妈玛格丽特则是万分心碎,她公开质问:“他们是无辜的,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,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带走我女儿?”

一个刚刚组建的幸福家庭,就这样被无情打碎,而刚刚出生8个月尚在襁褓里的婴儿,却再也无法见到自己的母亲了。

作为这次枪击案中被谋杀的两名非亚裔美国人之一,今年54岁的保罗·米歇尔斯(Paul Michels)一直被人评价为“兢兢业业、十分勤恳。”

保罗·米歇尔斯在底特律西南部长大,在家中九个孩子中排行第七。他就读于Chadsey高中,1985年至1989年还在美国陆军步兵部队服役,是一名正儿八经的共和党人。

退役之后,保罗在1995年成功地再就业了,他开始涉足安全系统业务。和自己的弟弟约翰一起,搬到了乔治亚州,兄弟两人愉快共事,后来他还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家小型安全系统公司,名为Greater Atlanta Alarm。

在弟弟约翰搬回密歇根州之后,保罗选择留在了亚特兰大。后来,他还幸运地遇到了自己的妻子邦妮,并于1997年结婚。在所有人看来,保罗都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,“他是个好人,非常好,工作努力,忠于妻子,忠于家庭,他工作也非常努力。”

而在案发当天,保罗之所以出现在水疗中心,是在帮老板做些事情。他的弟弟说,哥哥也可能是在和老板讨论生意的运作方式,因为他一直在考虑自己开一家水疗中心。但不幸的是,属于保罗自己的水疗店还没开起来,他就已经遇难身亡。而结婚这么多年,他还没能和妻子生下个爱情的结晶。

最后一位被确认遇难的死者,是谭晓洁按摩店的员工。在案发前不久,她来到这工作,刚刚几个月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44岁的冯道有很文静,同时也很友好。

但关于冯小姐更多的资料,尚未有媒体披露,后续期待能有亲属出面,以安后事。

原标题:《逝者 记住她们最美好的样子:亚特兰大血案中8位遇难者的生平回顾》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